珏影

秋心如水复如潮,阅尽人间芳菲色。
空待三年又三年,慧根兰畹有谁怜。

天知道我在画些什么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9

19 鸿信拜师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是夜,月色朦胧,上官鸿信靠在床头翻阅着从羽都传出的消息,这时,房门被人敲响了。


  “谁在外面。”


  “是我。”


  清冷的声音传进房间,让上官鸿信一惊,急忙说道,“先生!快请进,门没有锁。”


  “吱呀——”


  策天凤推开房门走了进来,在上官鸿信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手中的铜镜反射出一抹烛光。


  “之前的问题,你的答案。”


  上官鸿信面色苍白的靠在床头,望着与他只有几步之遥的策天凤,坚定...

1 5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8

18 雁王遇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薄雾散尽,空明的山色让初秋微凉的寒意更加明显,太阳从云后探出带来了属于午后阳光的和煦温暖,位于中苗边境的神蛊峰上,闲云宅内,无衣悠然地躺在平日里与神蛊温皇和慕少艾闲聊时的长椅上,慵懒地翻阅着从神蛊温皇的书房里找出的奇闻异志。

  就在这宁静的时刻,一只无形的纸鹤悄然落在无衣的肩上,在阳光的照耀下,慢慢显现它真实的模样。

  无衣坐起身来,将手中的书册搁在一旁的茶几上,取下肩头的纸鹤,轻巧地将它拆开,只见纸上是一份书信,

  「老师,见信如唔。

    羽国近来正逢多事之秋,吾虽身居深宫,却也觉察些许迹象。三月前,...

6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7

17 霓裳羽衣

我家羽衣是个可爱的小公主,是鸿信的贴心小妹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残月悬在夜空之中,冷冷的月光洒在庭院中的两人的身上,为两人笼上一层薄薄的淡芒,策天凤拿起放在桌上的铜镜,安静地擦拭了起来。

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


  上官鸿信看着眼前名为策天凤的文士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但是还是将他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,“我希望雁郡百姓能平安度过这一劫,希望羽国不会有战乱,希望和平能够维持下去,希望……羽国的子民都能得到幸福。”


  上官鸿信说着说着,想起了无衣离开前一晚找他说的话,老师说羽国至少三年内不会发生战乱,但之后便无法预测了,而他在离...

2 4

登仙道婚姻介绍所 (七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风停水静,碧波如镜,艳丽如火的枫叶倒影在水中,几多闲云安静地躺在湖面,突然一枚落叶飘落水面,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  院门外响起了撒手慈悲的声音。

  “师尹,素续缘来访。”

  无衣师尹推了推拿他腿当枕头的枫岫主人,“别睡了,续缘来了,还不起来。”

  “哈~”枫岫主人坐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“想是素还真知道了那孩子和俏如来的恋情,现在来找我们想办法呢!”

  “先生真是什么都知道!”

  走进后花院的素续缘感叹地说着,径自走到无衣师尹和枫岫主人的对面坐下。

  “先生、师尹,那续缘该怎么做呢?”

  “不急。”无...

8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6

16 万军无兵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三更时分,城中打更的人已经走远,风悄悄地潜入了院落,拂过微微泛黄的树叶叶,掉在叶尖的露珠,好似荡着秋千,不经意间坠下了沉寂的夜空,破碎的声音,有如一些心痛的叹息,清晰可闻。辗转难寐的上官鸿信,披衣而起,轻启门扉,来到了雁郡王府的小花园。


  一轮弯月,若隐若现地躲在几片薄薄的云层后面,清凉的月色,如一川透明的流水,从假山坡上顺坡而下,在一丛凤尾竹上停留了片刻,又漏过层层的叶片,流向竹根和平静的湖面,泠泠而静谧。


  上官鸿信注视着眼前的景色,目光落在那一丛凤尾竹上,神情凝重而迷...

2 9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5

15 雁郡雁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雨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打在门前的青阶上,风穿过院门,在书案上翻过几张薄纸后,又匆匆地从窗棂中溜走,给人带来一丝冬日里轻轻的寒意,房中身着青衫的文士沉默地擦拭着手中的铜镜。


  突然从走廊传来的脚步声,打破了屋内的宁静,伴随着熟悉的声音,一道蓝色的人影出现在了房门前。


  “我说天凤啊,都说了你的伤还没养好,不能这样吹风,怎么就是不听呢!”


  声音的主人带着一丝苦恼和无奈地看着坐在窗边的策天凤,他的话常常被这人当成耳旁风,让他医治的过程拖了不知道多少时间。


  “安静,杏花,我在思考。”...

10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4

14 神蛊峰隐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高耸入云的神蛊峰,终年云雾缭绕,那一层薄薄的云雾将这群山深处的孤峰隐藏的更深,无衣和慕少艾跟随着神蛊温皇的脚步,来到了山脚一处十分隐秘的入口,这时温皇开口说道:“两位,还请跟紧温皇的步伐。”


  “放心。”无衣对转身看向他和慕少艾的神蛊温皇点了点头,“我与少艾会跟上的。”


  “那便请吧。”


  神蛊温皇话音方落便转身开始提速。


  无衣和慕少艾见状随即施展轻功跟在神蛊温皇的身后,进入了这九曲十八弯的迷宫山道。


  一行...

1 12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3

13 风云际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夜风习习带来一丝湿润的气息,无衣站在窗前,遥望着被浓厚的云层时遮时露的弯月,对身后靠在长榻上慵懒地看书的慕少艾说道:“药师,冥医已经离开了。”


  “哦?”慕少艾微抬眼帘望向背对着他的无衣,“万济医会才召开了三分之二,他就走了,看来他的实验失败了。”


  “不错,听下面的人说,冥医离开的时候愁眉深锁,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。”无衣将他方才看到的报告说给慕少艾听,脸上流露出看好戏的模样,“药师没有什么想法么?”


  慕少艾虽然看不到无衣面上的神情,但猜也能猜...

6

(金光)薄凉青衫紫竹客 12

12 中原之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前往中原的马车上,慕少艾看着身旁安静泡茶的无衣,不禁有些好奇地问,“就这么放手了?”

 

  “药师认为,可能吗?”无衣噙着温润的浅笑,瞥了慕少艾一眼。

 

  慕少艾摇了摇头,“以你的个性,自是留有后手,比起你这样做的用意,老人家我更想知道你给了小鸿什么东西。”

 

  “没什么,不过是一些自保的东西和一个地址。”无衣翻出一个茶杯,为慕少艾斟上一杯浓茶。

 

  慕少艾放下手中的水烟管,端起瓷盏微微抿了一口,“哎呀呀,原来如此,无衣你啊你,还真是狡猾。”...

2 10
 
1 / 6

© 珏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